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庄子梦到自己变成了蝴蝶,醒来问自己:究竟是我梦到了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了我。 最后,我穿起了马裤和蓬袖衬衫,头上绑了条围巾,戴了一对埃尔罗?弗林 似的耳环。万圣节当天,整个教室里都是鬼怪、巫婆和流浪人,我是学校里惟一的海盗,说不定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老师打着拍子,让我唱《特

来源:keaoya.cn 晋州晚报
2020-5-22
其实大多数宗教都把理想放在死后的世界希望在那里得到最圆满的解决可是问题在于那只是一种信念的开垦缺乏客观实证的捧场有时连哲学性或理性的满足亦不能给予想在其中寻求归宿的人。
道家便特别一点他追求的不是死而是生。整个道家的金仙*首先是要打通任督二脉回复在母体内脂儿通过脐带吸收先天养分的状态所谓返本归元由后天囚复先天直至结下仙胎最后白日飞升。
所以无论生或死所有宗教都将希望放在生前或死后利用这有限的一生作为进入永久的踏脚石成怫成仙成圣。
生死之间是否真的如此可畏那又难说得很。或者生命只是一个奇异的游戏当然每个游戏也有一定的法则否则不玩也罢而生命这游戏最重要的一条黄金定律就是我们被剥夺了知道“生死之外”的权利于是我等凡人战战兢兢一是做缩头乌龟一是精进励行以出其外。
更令人惊怖的是命运存在的可能性那更令我们的无力感大大增强。希望生命只是一个剧本而这剧本的编写人正是我们自我每一个人戏一上演生命开锣我们全面投入忘情地饰演早先为自我定下的角式忠好贤愚、帝王将相到死亡来临剧终人散想起以前种种笑得腰也直不起来假如那时我们还有腰的话。
“生”或者是一个梦的死去而“死”却是另一个梦的醒转。
一场大梦存在主义者这样去比喻生命。
他们说生命就像你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里半夜里惊醒过来发觉手脚都遭人绑个结实茫然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自我是谁要到哪里去。
生命确有一种梦幻般的特质有些时候我们会扪心自问究竟现在是否在作善梦。
“是鬼怪?还是盗尸鬼?”
“都不是。”
“大概是个小吸血鬼?”
“我不吸血妈妈。”
“也许是个仙灵?”
我号啕大哭。近两个月来我第一次发脾气用我本来的野性声音尖叫。这个声音吓倒了她。
“看在上帝的分上亨利。你把我吓疯了把死人都叫醒了叫得跟女妖似的。不给你过万圣节了。”
我想告诉她女妖天性敏感她们会流泪哭泣但从不嚎叫。但我没说而是打开了泪闸哭得像双胞胎妹妹一样。她把我拉过去拥在怀里。
“好了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她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我只是不知道妖怪是什么。听着去当个海盗怎么样?你会喜欢的是吗?”
BET9九州体育 http://www.tengyue100.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晋州热线 晋州论坛 版权所有